糖蕊希

每一场相遇代表一场缘分,也注定了一场错...但谁对?谁错?谁又能明白呢?珍惜当下就好,即使到最后什么也没有了,至少曾经开心过……

我从未被抛弃过

佐菲中心向

以下献给全宇宙最好的哥哥佐菲啊!!!!

佐菲尼桑我爱你www



黑暗之中,似乎在迷失,已经在这里待了多久了,感受不到时间的变化,但他并不觉得害怕,只是有些冷,那些寒气使他全身发抖,身为光基生物的他需要的是光和温暖,而不是现在的暗和阴冷,为了不让自己深陷在黑暗之中,他拼命的回忆着过往,“奥特曼,你就那么喜欢人类吗?”—句话在脑海中回荡着,激起震震的浪花,大概是很久之前了,毕竟他在这里待了很久……


佐菲坐在办公室里完成着今天的任务,放在桌子上的文件和光屏展显了他现在的忙碌,忽然心神一动,他像是感受到什么的看向窗外的天空,是曼的奥特签名“…追击百慕拉时撞到了一个文明的生命吗?…是叫人类?…”佐菲沉思了一下,曼想待在那里一段时间,而且那里似乎出现了怪兽和别的星球人。是想要干什么就不言而喻了,他叹了口气决定让曼留在那里,不过一旦遇到生命危险就立即返回,他相信曼还是有那个分寸的,可是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没有曼在的日子多少还是有些不习惯,本身在过几日他就要回来,结果…………

早早的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出奇的,佐菲并没有再待下去,而是准备回家,开门的一瞬间一个比他高出不少的大团子、直直的撞进他的怀中“佐菲哥哥,欢迎回家!”充满元气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着瞬间带走了佐菲将近一半的疲意,“嗯,我回来了泰罗!今天过的如何?”“非常好!!哥哥呢?”“啊。还不错”佐菲微微的笑着,看着那幅笑颜,泰罗在心里感慨到,真是很安心的感觉,真温暖,“好了,泰罗,别让佐菲哥哥站在门口了”艾斯他们听到动静从楼上下来,看到佐菲的一瞬间,速度明显比平常快了不少,眼神中充满了惊讶,听到艾斯的话泰罗急忙退到一边、佐菲走到沙发旁靠着沙发便坐下,他已经连续工作几天了,那种来自于身体上的疲惫感,还真是没办法啊,杰克他们也坐到沙发上和佐菲挤到一起欢快的聊起了天.毕竟佐菲好不容易才按时回家一次呢,不知过了多久”佐菲哥哥,曼哥哥还没回来吗?”杰克问出了他们的疑问,佐菲沉默了一会儿,便把事情经过给他们说了一下,语气还是很轻快的,他相信曼的沉稳“太阳系? 地球?人类?”“没事的曼哥那么厉害,肯定不会出事的啦!”

可事情总是来的那么突然,佐菲收到消息时明显愣住了,他从没想过沉稳的曼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第一时间他发出了属于自己的奥特签名,在收到曼那不愿回来,即便是死之也要保护人类的消息后佐菲承认自己是有点生气了“奥特曼,你就那么喜欢人类吗?”奥特签名发出去的瞬间,他就后悔了,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说曼的,大概是真得急了,





“对曼来说,人类的命比他的更重要”黑暗中

佐菲如比想到,思绪似乎活了一些,但同时他也感到了强烈的无力和无奈感,依然是那么冷,正在慢慢的迷失吗?是因为想的太多吗?可是一旦停止,他只会下沉的更快…或许吧……在彻底迷失之前还是想要回忆往事.





“…你准备前往地球?”佐菲看着面前的赛文“我想去那个星球看看”他想找寻一份心中的答案,赛文有预感,那个名为地球的行星能让他找到这份答案,而且他很好奇,能让曼哥如此拼命保护的行星,会有什么特殊之处呢,“嗯…知道了”说不上来什么感觉,赛文想去他也不好阻拦,也不想阻拦,注视着赛文离开,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了那无奈的叹息,赛文前往地球的那一天佐菲以公务为由,没有前去送行,可真的是公务太多呀?当然不是,他能抽出时间的,虽然不长但送个行还是有余的,可他没有去,他只是默默的注视着窗外,注视着等离子火花塔“火花塔在上,请保佑赛文平安”佐菲有猜到赛文可能会像曼一样,只是令他意外的赛文陷得比曼更深,也正是他的所作所为,引起了宇宙中的“浪涛”,佐菲看着手中的光屏长久的陷入了沉默,上面的信息和新闻被有心人刻意的夸大,可以从中看出他们对赛文的不善,佐菲一面压住这些新闻一面向赛文发奥特签名,收到的回答和当初曼的几乎一样,他也不愿意回来啊……其实在这之前佐菲有偷偷去看过赛文,佐菲觉得他变了一些,或者说眼神中多了些什么,他有了 除奥特之星外,另一个想要守护的事物,佐菲由衷的感到高兴,可不知为何他越发的不喜欢地球了





“是我错了吗?…”冰冷依然侵噬着他,回忆勾起了他的恐惧他突然害怕起来,可他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以至于突然紧抱着双腿手腕处的铁链发出沉闷的声响,他该停止回忆的,记忆使他迷失的速度变快了,可佐菲不想停下来,这是他在这黑暗之中仅剩的慰籍了





“怎么样?””已经成功救下来了”“不过…””不过他也不愿意回来对吧…从光之国到地球需要飞行很长的时间,都累了吧?”“佐菲/佐菲哥我……”“没有什么事,就快回去休息吧!”下了逐客令呢,可眼神是那么的温柔,在确定曼和赛文离开后,他终于是抑止不住那些光粒子,金色的它们从伤口溢出,滴落在桌子上,就在几小时前他和纳克尔人打了一架,被偷袭受了些伤,为了不让曼和赛文担心,他用披风遮盖住了那些从伤口中溢出的光粒子,意识有些模糊,是失血过多吗,但佐菲清楚的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四目相对,对方明显愣住了“佐菲哥哥!”下次得记得锁门呢?不过好像不行,意识消失之前他如此想到,再醒来时,已经在银十字会的病床上了,艾斯他们看到佐菲醒来后就都趴在床边 “看来我睡了很久呢”

“佐菲到底是怎么回事,据艾斯所说的时间,我和赛文才走了10分钟“曼的脸色难看极了,语气中充满了质问的味道,“我真得没事了,只是在那之前做了一件事或者说一个任务”佐菲微笑着看上去很开心,这些天紧缩的眉头都己舒展开来,“谢谢大家的关心,没有你们我可能真得没法活下去”佐菲发自内心的话让在场的各位8都愣了一下,真诚的话语配上温柔的笑容。他们的佐菲哥回来了,在地球常住过的赛文,曼以及还没有回来的杰点都很喜欢春天,站在明媚的阳光之下,微风迎面而吹,是一种温暖的感觉就如佐菲的笑容一般,温暖了时光,也惊艳了流年,所以是因为这份温暖而喜欢上那份春天吗?他们刚想说些什么,奥特之母就推开病房门,走了进来。“我有事想问佐菲,孩子们先出去一下,好吗?”“好的母亲”虽然很奇怪但大家还是听话的走出了房间,很快这里只剩下奥特之母和佐菲“…母亲请问有什么事吗?”“我的好孩子,你最近在困扰些什么呢?”奥特之母坐在床边慈祥的看着佐菲,就连她也察觉到了佐菲的异常,空气安静了不知多久,佐菲才开了口,他似乎是想了很久“…我只是不明白,但好像我又明白了……”“是关于地球和曼他们的事吗?”“母亲您怎么知道?”看着他那幅模样,奥特之母捂着嘴,噗的一下笑出了声“我的傻孩子啊,你不是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出了选择?”佐菲猛得一颤过往的一切浮现在脑海中,他像是瞬间被点醒一般,是啊,从一开始就做出了选择.“谢谢母亲,我明白了”玛丽起身拍了拍佐菲的肩膀”既然来了,就多休息几天吧,工作什么的交给他们吧.”说完指了指门外偷听的那几位“这样不好吧我……”佐菲还没说完就被偷听的弟弟们打断“我们可以的,所以佐菲哥哥请放心!”





“我永远信任你们”迷失的心在慢慢回归,这没有光的空间也是佐菲对自己的‘惩罚’,他想让自己冷静,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心,他没有过多的挣扎,却险些迷失在这里“我还真是不够坚强啊”




再然后就是艾斯和泰罗了,他们两个也是那么的不让佐菲放心啊!不过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的佐菲不再迷茫“真是拿你们没办法啊,既然你们都那么爱着人类,那做大哥的也又能爱你们了。”




熟悉的光照到佐菲的身旁,这座监牢似乎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光的孩子,总是向光而生的,本能的佐菲向那光靠近,视线随着光芒向源头看去,摆出战斗的起手势,终于门被彻底打开了,同时的佐菲也愣住了,是奥特兄弟们,是他最爱的弟弟们。“佐菲哥!!”甚至连很久没叫过他哥哥的曼也脱口而出,异口同声是那颗激动和急切的心,被弟弟们扶起的瞬间,佐菲感到了久违的安心,所有的一切都放松了,在陷入沉睡前,他轻轻喃喃道“我从未被抛弃过”



奥特兄弟是温柔的所以他们总是被偏爱着的,为什么温柔的人总是被偏爱着呢?

那是因为偏爱他们的是同样温柔的人

是前传

是佐菲中心向

关于我们敬爱的佐菲哥哥穿越了这件事,


不知道大家喜欢不喜欢






“这里是赛罗,已顺利完成任务,正在返回的路上…大伯,如何?不愧是我这么快就完成了任务…”赛罗的语气中充满着浓浓的求表扬,佐菲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准备发签名打断赛罗让他快点回来,虽然这种形为不是很好,可没办法不打断的话,赛罗一定会说个没完的,夸奖的话还是等他回来了再说吧.“这里是佐菲,辛苦完成任务,请返回光之国”发完奥特签名后,佐菲就能想到赛罗的表情,叹了口气,佐菲拿起了旁边的咖啡怀却发现里面的咖啡已经喝完了,他只好从椅子上起身为自己再添上一杯咖啡,谁知站起的瞬间,晕旋感直冲大脑让还没站稳脚的佐菲直接摔倒在地,佐菲觉得自己现在非常不妙,不禁在想难道这就是人类所说的通宵后遗症,彻底晕过去的瞬同,佐菲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该被母亲和曼他们说教了.最后的最后他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那是一声很轻却很温柔的道谢“谢谢你”

意识回归时,不出所料自己正躺在银十字的病床上,佐菲动了动身体,发现并无大碍后就从床上坐起,然后就和奥特之母来了个对视,求生欲使得佐菲下意识的低头道谦,以至于错过奥特之母在听到他道歉的话语时那不自然的表情,接着奥特之母给了佐菲一道送命题,至少佐菲是这么认为的“为什么道歉呢?我的孩子。”“前两天我答应过母亲您会照顾好自己的,结果今天就来了母亲您这里,让母亲您失望了,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自己”奥特之母看着坐在床上认错的佐菲突然就笑了,这笑声中包含着太多太多的情感,反正佐菲他读不懂“母亲?您笑什么?”“没什么,那作为你犯错的惩罚,这两天就给我乖乖的躺在这里,那里也别去”“…好,可是母亲,还有很多任务得去完成……”“不用担心曼他们会处理好的……佐菲我的孩子”“嗯?怎么了母亲。”“…没什么……欢…”奥特之母还没说完,病房的门便被奥从外面推开,红蓝双色,头带飞镖,是赛罗无疑了,或许是害怕打扰到其它病房的病人,赛罗进来后就把门给关上了,他直径朝佐菲走去,佐菲刚想问赛罗怎么了,就听到对方怒气冲冲的话语:“佐菲!你想要我死就直说,背后耍阴招害我老爹算什么本事!”

佐菲:???

 如图,来宣个群,欢迎来玩啊

无题

这里是随即掉落彩蛋嘿嘿,想不到吧

拟人向

注意避雷



站在那美丽的樱花树下,粉红的樱花随着风从树上飘落,风中似乎还带着那淡淡的花香,风景是很不错,只是很可惜

“……我希望不要再遇见你”

“……”是color的声音,他终于放弃了吗?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食言了……”最后的离开,color留下了这句话,但到底是谁的错?谁又能明白呢?

再次相见之时,killer还是那个样子,手上是怎么也抹不掉的血迹,因为害怕而不敢伸手吗?害怕color对他的失望,对他的厌恶……黑色的液体从眼眶中流出,灵魂跳动着,情绪上升着,似乎马上就要失控,隐约间听到了一阵叹息声,在下一秒killer感受到了那特殊的触感,温柔的如蝴蝶般在眼角轻轻的擦过,那黑色的液体顺着color手,从killer的脸上消失,那一刻灵魂不在跳动,情绪也平静了,killer微微的闭了一下眼,像是下定决心般拉住了color的手,轻轻的在掌心落下一吻,最后还恶劣的舔了舔,他的心在狂跳,color是他仅剩的活下去的意义啊,color感受到那种感觉时明显愣住了,手心似乎有些痒痒的,可下一秒他的脸就整个红了,头上的焰火随着那心情变化着,killer噗嗤笑出了声,只觉得color还是那么的可爱在,killer看着面前的color认真的说出了那句话

“color酱~我们复合吧”

color还没从刚才的情况中出来就被这就话砸的不知所措,他在回想着曾经的日子……一次又一次的生气到最后再次遇见时全部化为开心,有时候似乎还有一些小委屈,果然还是放不下killer啊

“嗯,复合”

度假

 这里是第六棒

 10:00 

  


  

   今天是情人节,killer和color决定去旅游,毕竟好不容易得来的和平……


都说大海美丽而又神圣,是情侣旅游的必来之地,再加上color从没去过海边,于是killer就把第一个目的地定位海边,color当然也不会反对……

他们是在傍晚的时候来到海边,虽然已经接近晚上,但依然有很多的人color比killer先一步到达,海风微微吹过color脸颊,带来了一股咸咸的味道,海鸥在空中鸣叫着似是在告诉朋友们要准备回家了,color脱下鞋子慢慢的向大海走去,他身上那不断变换着的焰火也在微微的发着光站在离海水不远的沙滩上,color眺望着远方,他只看到雾蒙蒙的一片海水和天为一体,color高兴的转身看向后到来的killer,Color想对killer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如何出口。killer则仿佛已经听到了一般,微微颔首。两骨不约而同地一齐转过头,手牵着手向海浪深处走去。海水逐渐没过了他们的脚踝,一对又一对的浪潮轻抚着他们的肌肤(桥豆麻袋骷髅有肌肤吗?)〔好好讲啊喂你!〕。夕阳已经浸染在了海水之中,在天边与海边染出了一抹鲜红,绵延着朝四面延伸。这里仿佛是世界上最寂静的地方,唯有海鸥悠悠的鸣叫着。“很美,对吧?kills”color温柔的看着killer,语气中充满了兴奋和喜悦,killer转头默默的注视着身旁的color,最后才缓缓的说出那一直藏在心中话语“……真美”不过最美的永远都是你,甚至于在你的映衬下,我喜欢上了这片大海,此时已没有了海鸥的叫声,想来他们也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他们也该回酒店了……color转身想问killer的想法,只是还没开口就被killer用手堵住了嘴,killer放下手将color揽进怀里“kills?”“嘘……让我抱会儿,好吗?”没有曾经的语气,有的只是无尽的疲惫……喜欢他也好,心疼他也好,反正现在color只想回抱面前的傻瓜“嗯,kills,我一直都在”color的怀里还是那么的温暖,温暖到令killer不想离开,温暖到令killer害怕,他害怕转瞬之间,这份温暖就会荡然无存,不过……如果是因为这份温暖而死的话,到也无憾了

想来安葬在你的怀里,是上天对我仅剩的宽容……

killer松开紧抱着color的手,继续盯着他面前的这个美人,直到把color盯得害羞而微微脸红后才放过了他,killer轻笑着好似很开心“我们回去吧~color酱”“”当然可以啊,我的爱人,只要你愿意。”color轻轻地点了点头,他们最后看了一眼天边的海潮,然后携手沿着脚印向回走。沙子开始变凉了,可两人的心却很火热。景色虽美,也有看腻的时候。可我的心上骨,我怎么会把你对我的爱与善良忘记哪怕一瞬?

“color,我永远不会把你比做风景。”想到这, killer冷不丁来了一句。“heh,为什么这么说?”color不禁有些好奇。

“你想啊,风景总是各种各样而看不透的,像一个彬彬公子高傲地等着别人高攀。唯有那亮着暖色灯的家,随时预备着伸出双臂把你揽进怀抱。color才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风景...color就像家一样,温暖、体贴。而我,哪怕只能感受到一点,哪怕死在你的怀里也心甘情愿...”

Color拽了拽killer的手,另一只手指向他的双唇轻轻嗔怪道:“不是说好了吗,不提这种不吉利的话。你个小傻子,我们现在不就是在一起吗...”

有那只温暖的手紧紧攥着他的手,killer感到非常的安心。不知不觉地,他们已经来到了酒店面前。

“情人节快乐color!!”是认真而又深情的样子呢,color噗嗤一笑

“情人节快乐killer!”

无可救药

是跟群里的一位大大一起写的文,

因为某些原因也就想了这么多,希望不要介意

不喜勿喷




今天对于killer来说是个奇怪的一天,他从未想过color会独自一骨来邪骨团,可是color来了,就站在邪骨团的门口,头上的焰火似乎想要照亮着四周,可或许是因为在邪骨团这种无药可救的地方吧,那光几乎无济于事,似乎连color都无法照亮……不久后,大门打开,站在color面前的,是一个在绝望中被负面情绪所包裹的怪物,而他正是邪骨团的boss——Nightmare

“呀,稀客啊。令骨意外,你居然会选择独自一人来到这里”发着冷光的青色眼睛盯着color,仿佛想要看出什么,

“你要知道这里可不像其他地方那样”

听着像是在提醒可声调却不断的压低下来,更像是在恐吓,color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静静的盯着nightmare,他瞳孔的颜色随着颜火一起变换着颜色,Nightmare没能看出什么来,但他并没有多懊恼。

“你不会无缘无故来到这里,说吧,你想要做什么”说起他来到这里的目的,除了那个骨,Nightmare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我找killer”color平静的回答了他的问题,并没有理会Nightmare前面的恐吓,明显是感受到了什么,nightmare轻轻的扬起嘴角,用审视的眼神再次打量着此时的color,他似乎是看出了一些东西,用讽刺的语气“你可只是有趣,不过也对本质上来说,你跟那是废物没什么区别。”nightmare往后退了一步,像是让color自己走进来,color也是这么认为的,结果还没先去走一步,他就感受到什么缠上了他的腰,奇怪的触感和冰冷的温度让color打了个寒颤,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整个拉进基地内,那一瞬间门关上了,就像是光被吞噬一般,但很可惜color不是光……因为力的原因color直接摔倒在地,这里没有光,只有color头上那不停变换颜色的焰火,还散发着微弱的光color有点生气地从地上爬起Nightmare感受到了这种情绪但没有怎么在意,反而是因为color的负面情绪而感到些许愉悦......

color选择直接忽视nightmare,扫视着这个地方

这里一片黑暗,没有光,寂静的环境使四处都弥漫着压抑的气氛,仿佛连阳光都不能渗透,冲破这层层阴影 

光吗?……也是怎么可能会有光……不对!情绪不对!……忍住………不要被影响,不要崩溃。color瞳孔剧颤着,就像是被影响一般,事实上也确实,此时罪魁祸首正站在旁边感受着那另他疯狂的负面情绪,这还是他第一次从对方身上感受到这种兴奋感觉……哦不,应该说还有一次,nightmare从他身上感受到了那仅次于error的孤寂

这只是普通的校园文④

时隔多日,我又更新了

啊希望大家会喜欢吧。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怪物在其中穿行着,和平的样子,总是那么美好……

逼迫着自己不停的往前走,似乎想要离开这片土地,终究是被负面情绪给影响了。frisk如缺氧般吸着氧气,她把自己逼的太狠了,以至于到现在她缓不过来了,痛苦快要把她吞噬,过往浮现在脑海之中“我最讨厌的就是你!”那时的话历历在目,是frisk对她的老师所说的话,充满了恨意……一切都如云烟一般,转眼已经过了几十年…迎面撞上一个怪物,那一瞬间frisk并没有看到他的脸,但frisk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杀气,以及那令她作呕的血腥味,是坏人吗?身体比大脑更快的做出反应,frisk反手抓住了那怪物的手腕,什么也没说便开始了她的制服,对方也像是明白似的开始了挣脱,不要去小看任何一个陌生人,你以为的终究是你以为,这场对争最后因blue的出现而停止了对方明显是愣住了,反应过来时,想挣脱却怎么也挣脱不了,不管是用什么方法frisk就是不待备放开他,“谢谢frisk,好久不见!”坐在去往警局的车上frisk和blue开始了聊天,距离两人上次见面已经过去十几年了,想想确实也该说好久不见“blue最近过来怎么样?“面对blue,frisk努力的维持着正常的自己,她不想让这个开心果担心“啊,华丽的blue最近过得很不错咩嘿嘿!”“对了,一会儿要去我家坐坐吗?dust正好放假!!!”“dust?他是?”“啊!他是……”Blue将Dust的事给frisk说了一遍,大概是太高兴了吧,或者说他从来都是那么的 高兴, 明 明是一个快90岁的老怪物了起却活泼的像一个小太阳,反到是自己越活越倒退,frisk看着自己的双手.“blue,我想句你件事,如果你们在任务途中不小伤害了别人该怎么办?或者说你为了任务不得不去伤害别人定怎么办?”“frisk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没!只想问问” ”…………只要你的心是好的,那对错都是别人的事”答案似乎不照题目,因为那是blue对frisk说的,他知道frisk的心结在哪里,当年的那件事确实很令人心痛和悲伤,但人不能一辈子困在过去,人是要往前看的,留在后面的是回忆,往前走的动力是梦想,frisk沉默了,blue无奈的叹了口气“到了frisk我们先下车”回到警局迎面blue看到了一骨,那一瞬间他愣住了,是fell啊………又是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友了,只是他看上去像是犯了事。blue跑了过去问旁边的警察怎么了,大概就是fell将他的老板给打成重伤,此时的fell正在和人理论“有的干了不给钱,白干了,有的把人当狗使,喝来喝去没个正性,受不了”警察无奈的对blue说“这是个硬熊想挣人家钱还不受人家的白眼”fell很硬,或者说这就是他的脾气“不是硬熊软熊的事,出力挣钱又不是吃舍饭”那些警察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说的对,但打伤人就是你的不对了,”fell看着那位警察,怎么说呢fell身上有一种气势,不是很凶恶,也不是那种咄咄逼人是…威严吗?那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被fell这样盯着那位警察吞了吞口水“处罚我接受,但我不会向那种家伙道歉”说完转身警局深处走去,blue追上fell,而frisk则紧跟着blue,感受到后面的blue,fell停下脚步转身和blue对视着,blue想开口,却不知该问他些什么,真得已经太多没见了,虽然他似平并未改变,最后是fell先开口了.“好久不见,blue 这几十年过得还好吗?”Frisk用一种果然如此的眼神看着他俩,她就说嘛,blue在看到他时,表情都变了“好久不见,我过的还可以…倒是你fell…”“我没事,哈哈哈,倒也没想到再次和你相遇会是这样的场景…老师最近还好吗?”听到最后的那句话,blue笑了笑.“嗯.

老师还在原来的地方,他仍在守护着我们的家”“…”安静和寂静,直到fell露出了他的笑容,微笑着的fell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可爱感,跟刚才比起来,真的有些差别呢“啊,或许我该去看看老师了呢,好怀念曾经的日子啊,我先走了,有机会了好好聊聊吧?”“好!”说完再次转身随着其它警察进入了内院,blue一直注视着fell,直到他消失在视线中,这时的frisk才缓缓的问出疑问”…blue,他算是我的学长对呢?”“是的,fell他跟我是同一级的,不过那时候学校还是孤儿院”frisk愣了一下“什么孤儿院?”blue猛得转身看向frisk“你不知道?没人跟你说吗?”frisk摇了摇头,表于自己并未听过“难怪你会不喜欢老师,原来你并不知道啊”.“…可以讲给我们吗?””当然可以了,曾经那里是孤儿院,老师他孤儿院的唯一负责人,他收留了我们给了我们一个家,带领我们在战争下活着,老师一直都是温柔的人呢!”frisk一直保持着沉默,大概是第一次认真从别人口中了解他,其实那气早就散了,现在更多的是害怕和不敢,frisk害怕去见他,也不敢去见他,想想几十年过去了,也该去道歉了,“frisk我好像忘记一件事…”冷不丁blue说了这么一句话,“啊?什么事?”“Dust今天回家啊!!!”“……”Dust抓住frisk就往外跑,坐上车就直往家赶,嘴里不停的念着糟糕了,他会不会生气之类的话,是一种慌乱中的可爱





替代品(2)

注意避雷

轻微alldust

我又更新了哈哈哈




SANS!原来你在这里!伟大的PAPYRUS终于找到你了,捏嘿嘿!“手上的动作停止了,Dust整个僵在那里,直到papyrus跑过来将两只手放在Dust的肩上,他才轻轻的将手放下,然后pupgrus将Dust抱起就往家里跑,“SANS!伟大的PAPYRUS做了新口味的意大利面,快跟我一起尝尝吧!捏嘿嘿!”Dust就这么“被迫”的回到了家坐在那异常熟悉的餐桌前,Dust轻轻的闭上了双眼,似是在沉思,也似是在感受“SANS!来尝尝吧!”papyrus端着热腾腾的意大利面从厨房里跑了出来,Dust看了一眼意大利面便轻轻的拿起餐叉尝了一小口“怎么样?”Dust并没有出声,也不敢喊papyrus的名字,他似乎失去了曾经所有的勇气“SANS!你怎了?”“…没事…只是太好吃了…”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沙哑,似乎下一秒就会有眼泪滑落但所有的情感都被抑制住,他盯着papyrus的脸看了好久,也沉默了好久,而papyrus也默默的站在哪里,他并没有问Dust怎么了,只是任由他看着自己同时他也看着Dust,Dust从椅子上起来,走到门口时,他才收回了目光,Dust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风景,依然是那么冷,他背对着papyrus用一种不知道什么样心情的声音说到:“虽然见到比很开心.但bro我要回‘家’.”“SANS.……这里就是你的家!”Dust转过身来,眼泪无法控制的从眼眶里

滑落,他依然努力的望看面前的papyrus.已经多久没见过papyrus?

bro……“SANE!别哭得!伟大的PAPYRUS,一直都在这里,在你的身边papynus急忙跑上前,蹲下身为Dust擦着眼泪”…我知道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求你了别在骗我了”dust的眼泪依旧在一滴一滴的往下落papyrus依旧在为Dust擦泪,但他再次的沉默了“…”sans……“我比谁都清楚,papy早就不在了,是被我亲手杀死的,家什么的也早就被我给毁了…”“..“papyrus停下了擦泪的动作将还准备继续说下去的Dust整个抱在怀中“sans,别这样说puayus从来没有怪过你,我不在乎是你杀了我还是人类杀了我,因为我永远相信你们而你永远是我最棒的兄弟”说话的同时周围的一切开始消失,正如Dust说的一样这一切只是假的,但……papyrus是真的…他真得是Dust的bro!“sans!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的名字,要好好的话下去啊,papyrus永远支持你,请不要再那么的痛苦了!…再见了brother!.”当最后这声“brother”落下时,papyrus随着周围的景色一起消失于空间之中,Dust并没有动在papyrus消失的瞬间摔倒在地,他爬在地上,久久的不愿起来,直到一只纯白色的小狗跑到了他的旁边“汪汪”的叫了两声,他才坚难的从地上爬起,周围的一切已经变为空白,如error的反虚空领域一般没有尽头,不过出口就在Dust的后面…”dust看了眼那只小狗,好像曾经总是到自己家里偷吃骨头的那只,Dust将它抱在怀里准备离开这里,他是真得不想继续待在这里

回到基地,周围的一切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也不能说变化多大,但就是有些不习惯.推开门入眼的是cross,此时,他正坐在沙发上吃塔克,而室里的装示甚至墙和地板都变了一种风格“…Cross?”“啊!dust前辈你回来了,看这地板和墙还符合你的要求吗?已经都换了。”看着Cross指着地板和墙好似要和自己邀功一般的情景,Dust沉默了…妈的,这都发生的什么事啊!“呐!这不是可爱的Dusty~吗?怎么?不是才出去半天吗?”从楼梯处传来了那每次听到都会令Dust厌恶的声音,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一个大老爷们儿说话拉啥长音,带啥可爱的,反正dust受不了,他抬起头就这么和声音的主人对上了视线,接着他狠狠的瞪了Killer一眼,“再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不介意,再和你打一架”说完便低了头,dust觉得他得回自己房间里冷静一下, Killer刚才的话,说明那个空间里的时间和现实的流速是差不多的、至少这是个好消息,他还得给boss汇报一下任务.”…Dust前辈,我的伞呢?”语中多了一丝微不可察的味道,但很显然dust并没有在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这个家的信任,他从物品栏中里的伞拿出,还给了cross.“papy说这把伞很好看,他很喜欢…我也很喜欢”cross看了眼手里的乎,又看了一眼Killer,向Killer点了个头后,就笑着对Dust说:“前辈如果喜欢就送给前辈了”dust明显愣了一下“…谢谢”谢谢大家.……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至少这里是我的家,是我还能继续待的地方